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3100|回复: 1

[蛮夷史传] 清末咸丰同治年间西北、西南回乱(陕甘新、云贵川)的简单梳理分析——一个恐怖的真相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精华

3

积分

白丁 Lv.00

UID
46310
帖子
3
注册时间
2018-12-13

了解更多兴汉知识,结交更多兴汉同袍…… 马上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梦里依稀是神州 于 2021-3-14 17:41 编辑



罗马主义所著《晚清沧海事》是对咸同年间西北西南回民叛乱历史脉络的深入梳理,可以与侧重历史考据的姚摩诃所著《东干战争史》互为印证,揭示了以哲合忍耶派第五代教主马化龙为首的一小撮伊斯兰苏菲派哲合忍耶门宦权贵,趁第二次鸦片战争北京沦陷、清廷权力交接主少国疑、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事的乱局,勾结英俄帝国主义,利用云贵陕甘新的清军守备空虚而发动圣战,是西北回变(陕甘、新疆)、西南回变(包括云南以及不引人注意的贵州、四川)的幕后黑手与主谋的惊人真相。

1、缘起
伊斯兰教派历年为抢教众和地盘有内部争斗(伊斯兰教的斗争特点是教义无分歧,区别是个别字读音或声音大小一类的细节),哲合忍耶派(念经声音大,源自新疆黑山派)与所谓老教的花寺门宦(念经声音小,源自新疆白山派)械斗过程中,将矛头转向企图和稀泥的清廷当局,不但杀害代表政权的朝廷大员,而且围攻地州、省城,清廷先后杀死、瘐死或流放马化龙之前的哲合忍耶派四代教主中的三代,哲合忍耶派因此极为痛恨清廷。
马化龙为了实现割据西北,建立伊斯兰政权,复制李元昊建立西夏的黄粱美梦,利用哲合忍耶派弥漫的反清怨咒来谋划叛乱。同时其恰好又是前四代中唯一寿终正寝的第四代教主马达天之子,哲合忍耶派当时有所谓“舍命不舍教,砍头风吹帽;前辈都是血脖子,我也染个红胡子”的所谓殉教(舍西德)情结,世袭继位的马化龙也希望巩固自身合法性。

2.密谋
马化龙继承哲合忍耶派教主的位子是在道光末年(1849年),而据《咸京被难述略》的记载,该地所见大部分回民反叛旗帜上写“兴回灭汉”的署名日期是咸丰三四年(1853-54年),这说明马化龙谋划鼓动陕西回变是从即位就开始的。
他利用哲合忍耶派清真寺为节点,构建了遍布全国的情报网络,重点策反当时回民集中、老教为主又相对偏远的云南(回民占10%以上),以及回民众多、老教为主的陕西(回民占关中人口三分之一、全陕人口15%),吸取此前哲合忍耶派独自起事被清廷联合老教绞杀的教训,企图蛊惑老教当炮灰。

3.西南回变
哲合忍耶派利用先前流放云南的第一代教主马明心后人为本派云南大区负责人(咸同年间是马明心孙子马圣麟),不断制造云南回汉矛盾,当时的记载显示,咸丰初年就发生过陕甘回民勾结当地回民企图攻打省城昆明的叛乱,云南回汉冲突重大转折也是陕甘回民不断挑衅当地汉人帮派香把会而造成的保山屠杀,且咸同年间的历任云贵总督对平弥汉回冲突时都反复指出,必须隔绝“外回”(外来回民),充分说明外来回民险恶地挑拨是云南回变的肇始。
据多个史料互证记载,云南大理苏丹国的苏莱曼苏丹暨兵马大元帅杜文秀就派亲信纳尚邦到金积堡联络(哲合忍耶派内部史料直接称是请令暨口唤),新疆回变的领导者妥明长期是马化龙的座上宾,而贵州回变的策动者干脆是哲合忍耶派贵州大区负责人金万照。其他地区的哲合忍耶派也有行动,我还曾见过一则史料,说河南清军出动时,就受到郑汴一带回民的骚扰阻遏;经四川率叛军北上的蓝大顺为陕西籍回民,所以咸同年间哲合忍耶派在西北西南地区以外的叛乱策动行为仍有待史学界发掘。

4.西北回变
(马长寿等采集的史料显示,陕西回变有甘肃回民参与,以及云南回军蓝大顺部经四川北上支援)马化龙故伎重演,先鼓动陕西回民起事(1962年),又鼓动势力集中在甘肃河州、西宁一带的花寺(虎非耶派)门宦愣头青马桂源叛乱(1962年),让长期在金积堡一带活动的阿訇妥明(即妥得璘)去新疆,并会同妥明支持马四(马文禄)在肃州鼓动回民叛乱,企图“四面起事、中间开花”,他好利用时机占领宁夏府及周边地区。
马化龙还数次假惺惺“归顺”,并改名“马朝清”,妄图让清廷默认其在西北的实际统治,以待时机,蜕掉马甲,彻底独立。(李元昊一开始也是先挂靠北宋的实质独立政权—定难军节度使)

5.平叛
没想到遇到火眼金睛的左宗棠与除恶务尽的多隆阿,马朝清(马化龙)企图给清廷名义统治的面子,自己要实际统治的里子,结果左宗棠咬紧牙关,绝不妥协。
这里简述下伊斯兰教的特殊组织架构,与佛教甚至基督教都不同,伊斯兰教组织严密,以清真寺为基层单位,教民环寺而居,教义给予阿訇可以干涉生活方方面面的权力,包括司法、教育、民政等等,实际就是个地下政权、二政府的政教合一组织,因此回民与其他族群冲突时就很占便宜,不但组织有力,而且可以互请外援。(左宗棠在《升固原州为直隶州添设下马关知县并改盐茶厅同知为知县折》中指出,“且回俗向重阿訇,虽以传教为名,实则暗侵官权。凡地方一切事务均由阿訇把持,日久回族不复知有地方官吏。”)
门宦制以及后来的海乙制更是将单个的教坊统合成属于同区域的大寺下属多个小寺,动员组织更为强大。(当然,即使单一教坊制的格底目派回民也很强,如陕西回民就靠组织力和突袭一开始吊打懵懵懂懂毫无防备的关中汉人武装)。

6.性质。
西北西南的回变是穆斯林对卡费勒(异教徒)的圣战,呈现鲜明的伊斯兰国特征。
云南杜文秀大力推动占领区伊斯兰化,大肆屠杀白族、傣族、纳西族等卡费勒(幸亏滇南不是其占领区,否则西双版纳州的全称也要改了),甚至官方用语改为阿拉伯语(后因众人皆不识阿文以至贻误军机而改回),对英法印缅等国自称苏莱曼苏丹,叫嚣要与英国东西对进瓜分中国,证据凿凿、铁板钉钉。
陕甘回变中,回民对汉藏满等卡费勒进行惨无人道的种族灭绝愈来愈广为人知。而新疆回变里的妥明自称清真王、勾结沙俄,屠刀所向、人头滚滚,不但汉满遭了殃,稍稍恢复元气的土尔扈特部蒙古人也倒了大霉,就连同教的缠回(维吾尔)、哈萨克等也不放过(这也是后来维吾尔反回的远因)。
而西北西南回变的总策划和幕后主谋——马朝清(马化龙)童鞋则是如其此前行径一样,注重里子而非虚头巴脑的面子,他自称西北地区的总阿訇、大总戎,建号“同真”(同一个真主?露出要一统西北叛回的野心,也有说是属下热依斯穆生华私建年号“成正”,遥奉马朝清),遮遮掩掩妄图成为西北地区政教合一的领袖。陕甘回民当时俗谓马化龙清真王、王爷,他恐怕不见得放在眼里。

7.结果
马化龙为代表的一小撮哲合忍耶派门宦权贵,机关算尽却鸡飞蛋打,反误了卿卿性命。
不但自己与儿子、亲信被千刀万剐,人头刷漆风干后全国示众达十年之久,全家三百余口被满门抄斩,1800多骨干及家属被处决,下场极为凄惨(从哲合忍耶派内部记载看,他投降时确实没想到)。
而且害惨了西北西南的回民。原本清末西北地区回民人口达800万左右(甘肃600万、陕西200万),占人口比例达25%(甘肃人口的30%、陕西人口的15%),战后西北回民人口谷底有可能不到80万,陕西关中回民除西安城内的2-3万外基本一扫而空(有部分西安城青壮回民逃往城外参与叛乱),残余数万陕西回民从天府之国、膏腴之地的关中平原迁到苦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相当一部分已通过扶贫移民到富饶的河套平原)。回民人口到今天在甘宁青(原清末甘肃省)地区仅10%多(陕甘宁青地区合计更是仅5%)。清末云南回民人口原本达130万,占云南人口10%以上,如今占比已跌到1%出头。咸同年间,新疆尤其是北疆的约二十万回民基本被屠戮殆尽(咸丰时北疆总人口在50万左右,全疆人口约为150万),当代新疆回民比例不过4%出头。
西北西南的上千万汉人固然因为穆斯林骑兵突然袭击的屠杀(特意挑选太平天国入陕时,且种种迹象表明太平军也是他们引来的)与随后的鼠疫等,生命如树叶般陨落,但回民绝对是更大的失败者,赔上了元朝初年作为二鬼子仆从军进入中原以来六百年生聚的人口、地盘。
如果不是马化龙挑拨煽动西北西南回民叛乱(当然也不能将屎盆子都扣到哲合忍耶派权贵头上,“养成凶横”的普通回民也是求仁得仁),今天我国版图内(如果还能保留西北西南地区的话)的回民人口至少4000万(今天约1000万),关中平原-河湟谷地-河西走廊-北疆绿洲-河套平原等西北精华十字地带以及昆明以西半个云南的回民比例极可能过半,以马化龙、白彦虎为代表的一小撮门宦权贵等叛回头目绝对是回民的败类和罪人(我很奇怪今天歌颂他们的那些回民学者及精英的思维)。

8.后记
西北回变期间,穆斯林叛军北上打进内外蒙古,西向扫荡陕甘宁青新;西南回变期间,穆斯林叛军几乎屠光了滇中一带的白、傣、纳西等族,并通过四川贵州企图与西北连成一片,尤其是西北回变中,格底目派的陕西回民双手沾满异教徒鲜血,东乡回回对甘肃汉人远比撒拉回回、当地汉回等残酷(拒不为昆明恐袭低头默哀的那位了解下),回民在汉藏白等民族心中埋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
这里也要为今天的哲合忍耶派说句公道话,鉴于咸同年间前任教主马化龙玩脱了,继任的马元章估计也慑于此,对教派进行了一定改革,淡化了“血脖子教”的阴霾,提出和平共处等口号(虽然抗战时期又出了马国瑞一类奇葩)。而且哲合忍耶、虎非耶等在清朝时期确实与中东伊斯兰核心区的苏菲派潮流保持一致,但民国以来,阿拉伯地区兴起的以回归《古兰经》为表征的一批新教派(如伊赫瓦尼、赛莱菲耶)传入,他们主张推翻拱北、不拜个人,对充斥圣地、个人崇拜的哲合忍耶、虎非耶等苏菲派构成极大挑战,也是哲合忍耶派转变的一大背景(还记得那句西北谚语不:“回回争教门,争来争去杀汉人”)。

9.反思
清廷的统治手法至少对回民而言是很高明的,长期以来是各教派“大家和气”,不要相互攻讦。然而,与嘉峪关以西形同隔绝的明朝不同,收复新疆后,清朝中期恰逢苏菲派在中东等伊斯兰教核心区兴起,大批“时髦”的以苏菲神秘主义为主的新教派思想,源源不断通过中亚-新疆-河西走廊传入西北,由于对门宦制促进了原本就高于汉人的回民组织化的恶果重视不足,从而没有避免咸同年间这场造成西北西南汉、满、蒙、白、傣、藏、纳西、壮、苗、瑶等非伊斯兰民族和穆斯林各自死亡上千万的人间悲剧。
如今千万回民中,60%属于格底目派,20%属于苏菲派的各门宦(以圣地教主崇拜、组织严密著称),20%属于伊赫瓦尼等新教派。而即使组织化相对较低的格底目派穆斯林,其组织动员也强于一盘散沙的汉、蒙、白、苗、满、壮等民族,也因此如今很多地方时时重演清末关中的汉回之间的冲突。(陕甘回变前,乾隆二十七年(1762),陕西巡抚鄂弼在奏折中写道:“西安各属回民,素相联络,每恃心齐力众,欺凌汉民,强横无礼,盗窃公行,闾阎实受其害。偶有发觉,不过照常完结,甚且庸儒有司,遇回民相殴,未致伤命,遂不通报,以致养成凶横。”)
而一些地方当局惧怕回民的组织动员实力,不但发生冲突时偏袒回民一方,且在平时送地、送钱、送权,甚至回民交通违规不罚款、道路收费站不收费、经商不交税,至于纵容某些强横回民暴力垄断采矿冶炼、交通营运、二手车买卖、牛羊屠宰,以及清真泛化搞隔离、公款建清真寺跑马圈地、高考公考乱加分、胁迫媒体自我审查等更不在话下。
此前个别地方甚至出现阿訇执法、清真寺设调解法庭、清真寺设阿文学堂等宗教侵入世俗政权的行径,严重的甚至呈现与教权联合执政,教权高于政权的可怖情形。即使而今,相比新疆、宁夏、甘肃等地如火如荼的去“三化两热”,青海的力度就明显逊色。
明末思想家顾炎武评价道:“唯回回自守其国俗,终不肯变。结为党伙,为暴闾阎,以累朝之德化而不能驯其顽犷之习”。如果不摧毁伊斯兰教以“清真寺为基层支部、阿訇为政委、教众为民兵”的组织动员体系,那“灰犀牛”总有一天会到来,尤其是当局虚弱的时候。

新回回民族问题论.png
晚清沧海事-罗马主义.png
东干战争史1-33.png

晚清沧海事TXT图片等.png
汉网 www.hanchc.com

1

主题

0

精华

3

积分

白丁 Lv.00

UID
46310
帖子
3
注册时间
2018-12-13
 楼主| 梦里依稀是神州 发表于 2021-3-10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的《东干战争史》34-40因为是图片大禹800k发不上 所以大家网上搜下姚摩诃的微博阅读即可
汉网 www.hanchc.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