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2237|回复: 0

[茶馆综合] 发热需要退烧吗?

[复制链接]

163

主题

2

精华

295

积分

汉网贵宾

UID
15853
帖子
457
注册时间
2012-5-8
所属组织
华东分站
请黑人回家 发表于 2022-1-7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了解更多兴汉知识,结交更多兴汉同袍…… 马上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发热需要退烧吗?
孟璐

    要: 发热是重要生命体,是不是。临床研究提示如下情况不需要退烧治疗:伤寒发热;儿童生长发育过程中出现的变蒸现象;女性月经、排卵、妊娠期一过性低烧;接种疫苗一过性发热;监护室里重症、危症患者的最高体温与住院期间的存活率密切相关,不管是否合并感染;高烧39.0~39.4 患者存活率最高,最高体温只有36.5 ~36.9 的不发热患者死亡率最高;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患者临床结局亦复如是。因此,不可以体温高低作为临床病情是否严重、危重的必要诊断条件。盲目降温,将治成、甚至导致危症”“死亡。所以,当请热解毒,而非清热解毒,避免滥用中西药、抗生素、激素、甚至输液以降温。

前言

临床工作、日常生活中,发热,尤其是一过性低烧(37.3℃~38.0 ℃)和中度发热(38.1 ℃~39.0 ℃)都十分常见。发热犹如饥饿和疼痛,是“症”而不是“病”。死尸不发热,发热是重要生命体“证”(evidence/sign)而不是“征”(attack/syndrome),更不是“病”。五谷、草木、蔬菜、瓜果,只有在温暖、甚至炎热的气候下,才发芽生长、开花结果。譬如春天气温回升、夏日炎热、秋伏暑等,并非气候反常。反而春天不温暖、夏日不热、伏暑刮寒风,属于节气紊乱,灾害流行。多数情况下发热是友非敌,切忌征伐。那么,常见的发热到底需要不需要退烧治疗呢?


      1 伤寒发热不需要退热治疗

《黄帝内经·素问·热病篇》在“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两句之下,特别强调“热虽盛不死”的准则,警示“伤寒发热,不可用凉药退烧”的治疗原则。近代大医刘民叔先生重申^[3<javascript:void(0);>] :治伤寒者,无论其发热到如何高度,但察其兼有恶风、恶寒、头痛、身痛、脉浮、苔薄诸证,便不可用凉药撤热,更不可用冰罨(冷敷法)退热。所以然者,以其热为表热,即所谓“热虽盛不死”之热也。不然而以凉药撤热,或以冰罨退热,是不啻若自撤退其抵抗力,而与以病邪遏伏或内陷之机会?故凡伤寒发热之属于表证者,务必用辛温升散,如生姜、葱白、桂枝、麻黄之属,俾收助热出汗之效,未有不一服而愈者。若其人卫阳衰馁,脉气微弱,尤非重用附子不足以胜克敌之任。


      2 儿童变蒸不需要退热治疗
除伤寒外,儿童发育过程中的一些情况也无需退热治疗。小儿成长过程中常有时则变其情智,发其聪明;则蒸其血脉,长其百骸。变蒸可以导致体温升高,出现低烧、少数甚至高烧的情况。面对这一现象父母家长往往误以为是病理性发烧,盲目打针输液以退热,使用抗生素、甚至激素以降温,干扰儿童正常发育进程,导致机体免疫与代谢失常。小儿变蒸即使偶尔出现高烧,耳朵、尾骨不热,精神状态也不会受太大影响,当变蒸引起高热时,可能伴有食欲减退,上唇内侧出现粟粒大小的白色泡珠,或伴随以腿疼为常见表现的生长疼

生活中当儿童发热症状出现时,父母家长迫于降温的急切心情使临床上滥用输液、抗生素、激素等时有发生,这不仅干扰阻断了儿童的正常发育进程,致使体格与情智发育迟缓,同时也为日后消化不良(如腹泻、消瘦、肥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肠易激综合征、哮喘、肾炎)、骨质疏松,甚至癌症(白血病、淋巴瘤)等留下了隐患。尽管有证据表明,发烧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但父母在面对儿童发烧时还是会产生过度担心、恐慌,部分医务人员也不分青红皂白,动不动就开出退热药、打针输液,结果化友为敌,意外频频。不必要的使用退烧药并非没有风险,但在临床中仍有医生滥用退热药。有相关研究表明,在儿童单纯性热性惊厥的良性情况下,退烧药并不能进一步阻止惊厥。尽管在警觉性和活动性方面稍有一些改善,但家长们无法发现儿童服用退烧药在舒适性、情绪、食欲或液体摄入等方面的任何优势。这些研究对病毒感染儿童的相关性分析是有限,因为发烧引发的疼痛不适是一种伴随症状,使用退烧药来缓解疼痛显然是不恰当的。毒药攻邪,五谷为养。《养生三要》中重申^[7:药乃攻邪物,非养生物也。多服久服,鲜有不致伤生者。儿童变蒸发热,是“症”非“病”,倘若乱投汤剂而不知忌,甚至旦暮转院更医,结果将“症”治成“病”,甚至误治成“危症”。时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备受关注,尽管儿童相对较少感染,不易发病;即使偶有发烧、咳嗽、腹泻等症状,往往病情轻微,有良好的预后,鲜有因感染新冠病毒而致死的案例。所以,当儿童出现“变蒸”发热时无需退热。


      3 生理性低热不需要退热
女性月经、排卵、妊娠等生理过程也会出现一过性低烧,毋须退热治疗。换牙、长智齿等生理过程以及食物中毒时腹泻、呕吐后也会出现一过性低烧,不可盲目降温退烧。孕妇感染COVID-19风险低,即使病毒核酸阳性,往往是一过性,病情轻微,预后较好。

      4 发热有利于危症患者存活
        4.1 重症患者温度与死亡率的关系

当病原微生物入侵机体时,发热是首先出现的重要症状之一,体温升高不仅可以消除感染,强化固有免疫,而且可显著增加感染者的生存率。西医之父Hippocrates早就注意到疟疾发热对于癫痫患者的镇静效果,上世纪不少杰出的医学家一致承认发热有诸多利益,利用发热甚至可以治愈精神疾病、痴呆。著名奥地利精神病学医师JuliusWagner-Jauregg为了有效治疗神经梅毒,更是通过静脉注射疟原虫以诱导患者发热,同时让患者口服奎宁,从而获得满意疗效。由此成就,Wagner-Jauregg于1927年成为首位、也是唯一的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神经精神病学医师。

1975年研究人员Kluger用细菌感染沙漠蜥蜴,证实了发热有利于存活。蜥蜴作为冷血动物,只能通过寻找外界的热量来取暖——在这项实验中蜥蜴获取能量的来源是日光灯。除了13只蜥蜴中的一只以外,其他所有蜥蜴都寻求温暖来提高体温,12只幸存下来,另一只死亡。随后,Kluger给另外12只蜥蜴注射了活菌,还给它们注射了退烧药。其中5只没有发烧,最后全部死亡;另外7只,尽管服用了药物,还是出现发烧现象,但最后还是活了下来。不仅动物如此,患者也一样,发热有利于存活同样在重症患者中得到证实。有里程碑式研究包括了英国、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共129家重症监护病房(ICU)患者近37万人,其中包括感染者132274人,结果表明^[14<javascript:void(0);>] ,入院前24h的最高体温与ICU患者住院死亡率负相关,即患者体温峰值高则死亡率低,高烧39.0℃~39.4℃患者存活率最高,最高体温仅有36.5 ℃~36.9 ℃的不发热患者反而死亡率最高。另一项有关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cute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ARDS)的报道也验证了此结论:设平均基线温度为37.5℃,基线检查时,23%的患者出现发热(≥38.3℃),5%的患者出现体温过低(<36℃)。校正体温和其他因素后发现,温度升高与死亡率降低相关,即基线温度每升高1℃,死亡率降低15%。将纳入的患者分为5个温度组时,死亡率随温度升高而降低。所以,发热是决定ARDS患者预后、存活的重要因素之一。

通过上述事例证实,发热有利益存活,诱导发热有益于机体康复与改善病情,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在较高的体温下可以工作得更好,机体对感染的抵抗力更强,存活率升高,死亡率降低。

        4.2 盲目退烧的后果
发热作为生命体与临床常见症状,当出现体温升高时,是否需要退烧治疗应引
起医务人员的警惕。发热可见于重症、危重患者,感染性疾病、脓毒症及严重呼吸衰竭等患者也可伴有发热。然而,在面对这些发热患者时,降温退烧治疗对他们的预后一定有利吗?

以脓毒症为例。脓毒症是指由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临床上证实有细菌存在或有高度可疑感染灶。虽然脓毒症是由感染引起,但是一旦发生,其发生发展遵循其自救规律,故从本质上来说脓毒症是机体对感染性因素的反应。发烧作为脓毒症的主要症状,在重症患者中十分常见。有些临床医生认为发烧是有害的,因为它加剧机体代谢负担,从而开退烧药以降低体温。也有人认为发烧是机体一种保护性反应,可以抑制感染微生物的生长,而退烧降温可能会延迟机体康复。有研究表明,热疗可以减少诸多疾病的不良后果;研究人员发现,体温高于39.5℃的脓毒症高烧患者28d死亡率呈下降趋势。相反,退烧治疗组的生存率不如发热组。2013年一项包括399名患者的5个随机试验结果同样证实了此结论,即退热疗法对危重病患者的生存率毫无益处。不仅脓毒症,其它疾病,包括癌症、COVID-19也是如此。临床工作者需要正确认识发热,当患者出现发热时,不要一味地追求将温度降至正常,盲目退烧并不一定能降低危症、死亡风险,有时适得其反。


        4.3 不同条件下的降温原则

临床工作中,我们不可将体温是否超过39℃、41℃,或以高烧(39.1℃~41.0℃)、超高烧(>41 ℃)作为重症、危症疾病的诊断标准,亦不可以高烧、超高烧作为必须降温的依据。假如一个人体温仅仅37℃,但有内热、狂躁等表现时,应考虑降温;相反,即使一个人体温超过40℃,却仍感到寒冷、打颤,则应保暖;若体温在36℃波动,并感到萎靡难受,应当升温。


      5 疫苗接种后的一过性发热不需要退热治疗

一过性低热,是接种疫苗后、尤其是使用注射疫苗之后,72h内常见的反应。疫苗接种后一过性低烧往往不需要退热治疗。疫苗接种后应当避免海鲜等发物,避免食肉,应清淡饮食。同样,对于COVID-19等传染病治愈出院患者,其康复医嘱应当包括:禁忌食鱼虾海鲜等发物,禁忌药食恶补,避免暴饮暴食,尤其是食肉,食肉后疫病易复发、加重。


      6 当请热解毒
热解毒有三义:首先,发热解病毒。发热可清除体内新冠病毒,缓解COVID-19病症。清除体内病毒、毒素的主要固有免疫是体温升高引起的发热,而非免疫细胞或抗体等中和了病毒;其次,请老年患者发热。老年人体温低,基础代谢率缓慢,易患自身免疫性疾病,理应升高体温,改善代谢,防止感染;最后,发热作为机体排毒的正常反应,可以通过保暖、饮食、升高室温等方法,解除病毒、细菌、寄生虫、毒素等有害物。
发热时机体代谢加快,津液消耗加大,饮食营养、五谷粥汤等应及时补充。发热时体温升高,心跳、呼吸频率、血压也相应升高,属于正常。若心率增加,甚至心动过速,体温反而下降,两条曲线相交点,即可能是死亡时刻。在体温、血压、呼吸、脉搏四大生命现象中,体温最为重要。即使血压测不出,呼吸、心跳停止,脉搏摸不到,只要体温尚存,甚至只要心口微温尚存,生命都可能复苏。倘若体温消失,心跳、脉搏、呼吸总难以恢复相续。

临床上,不可单纯将温度降至正常作为治愈康复的指标,更不可见到发热即实施退烧治疗,不可盲目清热解毒。正确认识发热,避免滥用中西药、抗生素、激素、甚至输液以急剧降温。发热是否需要退烧治疗,值得所有家长、家属、中西医工作人员认真关注。

最短的时间学最多的知识:《应用电化学基础》定价58元,含运费。《饮食、环境、材料与健康》,232页,32开本。书和阅读指南合计100元。作者联系方式:微信x13295712479,QQ1602627848(谢德明),电子邮件:xiedeming@sina.com。QQ群:真实医学营养学研究1078033565。

我是谢德明,向你推荐谢德明的微店:健康专家谢德明。请识别微店二维码,开始购买。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健康专家谢德明微店二维码


      参考文献

[1]孟璐, 李婉,黄毅, .发热是病吗?[J]. 医学争鸣,2020,(刊期待排).
[2]李婉, 耿利军,凌伟, .对抗与替代疗法是人类健康的敌人还是朋友?[J]. 医学争鸣,2020, 11(4):46-50.
[3]刘民叔. 刘民叔医书合集[M].陈广涛, 徐宗佩,程相波, 等点校.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168-169.
[4]BLUMENTHAL I. Fever-concepts old and new[J]. J R Soc Med, 1997,90(7):391-394.
[5]SCHNAIDERMAN D, LAHAT E, SHEEFER T, et al. Antipyretic effectiveness ofacetaminophen in febrile seizures: ongoing prophylaxis versus sporadicusage[J]. Eur J Pediatr, 1993, 152(9):747-749.
[6]KLUGER M. Fever revisited[J]. Pediatrics, 1992, 90(6):846-850.
[7]李婉, 林泽斯,肖剑龙, .从《养生三要》三种特殊之药谈无为养生思想[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2019, 25(7):876-877,987.
[8]FELDSTEIN L, ROSE E, HORWITZ S, et al.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U.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J]. N Engl J Med, 2020,383(4):334-346.
[9]DUFORT E, KOUMANS E, CHOW E, et al.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Children in New York State[J]. N Engl J Med, 2020, 383(4):347-358.
[10]G&#246;TZINGER F, SANTIAGO-GARCíA B, NOGUERA-JULIáN A, et al. COVID-19 in childrenand adolescents in Europe: a multinational, multicenter cohort study[J]. LancetChild Adolesc Health, 2020, 4(9):653-661.
[11]CHEN L, LI Q, ZHENG D,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Pregnant Women withCOVID-19 in Wuhan, China[J]. N Engl J Med, 2020,382(25):e100.
[12]KARAMANOU M, LIAPPAS I, ANTONIOU C, et al. Julius Wagner-Jauregg (1857-1940):Introducing fever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neurosyphilis[J]. Psychiatriki,2013, 24(3): 208-212.
[13]KLUGER M J, RINGLER D H, ANVER M R. Fever and survival[J]. Science, 1975,188(4184):166-168.
[14]YOUNG P J, SAXENA M, BEASLEY R, et al. Early peak temperature and mortality in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or without infection[J]. Intensive Care Med, 2012,38(3):437-444.
[15]SCHELL-CHAPLE H M, PUNTILLO K A, MATTHAY M A, et al. Body temperature andmortality in patients with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J]. Am J CritCare, 2015, 24(1): 15-23.
[16]LAUPLAND K B, SHAHPORI R, KIRKPATRICK A W, et al. Occurrence and outcome offever in critically ill adults[J]. Crit Care Med, 2008, 36(5):1531-1535.
[17]EVANS E, DOCTOR R, GAGE B, et al. The Association of Fever and AntipyreticMedication With Outcomes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 A CohortStudy[J]. Shock, 2019, 52(2):152-159.
[18]YE S, XU D, ZHANG C, et al. Effect of Antipyretic Therapy on Mortality in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Sepsis Receiv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Treatment[J]. Can Respir J, 2017;1-7.
[19]JAIN A, PALTA S, SAROA R, et al. Sequential organ failure assessment scoringand prediction of patient's outcome in Intensive Care Unit of a tertiary carehospital[J]. J Anaesthesiol Clin Pharmacol, 2016, 32(3):364-368.
[20]LEE B, INUI D, SUH G, et al. Association of body temperature and antipyretictreatments with mortality of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and without sepsis:multi-centered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J]. Crit Care, 2012, 16(1):R33.
[21]NIVEN D, STELFOX H, LAUPLAND K. Antipyretic therapy in febrile critically ill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 Crit Care, 2013,28(3):303-310.

健康专家谢德明推客二维码.jpg
《饮食、环境、材料与健康》,232页,32开本,定价49.8元。附送一份阅读指南。名称是:从《健康与化学》到《饮食、环境、材料与健康》彰显营养学和医学的进步。关于新冠的预防和治疗,各位可以请教我。作者联系方式:微信x13295712479;QQ:谢德明1602627848,QQ群:真实医学营养学研究(1078033565);电子邮件:xiedeming@sin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