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查看: 459|回复: 0

[综合] 《左衽吟》连载1:为何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左衽?

[复制链接]

至尊勋章 - 汉网至尊勋章,由紫阁授予,授予对网站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具有创造性的、有历史意义的杰出贡献元老。实体会员勋章 - 汉网实体组织会员专署勋章,授予业已通过审核的实体组织会员,由内务部授予。实名认证勋章 - 汉网实名认证勋章,紫阁授予,网站实名认证会员之特殊勋章。特别通行勋章 - 汉网特别通行勋章,由紫阁授予,用于自由出入网站禁地。崇政院勋章 - 汉网崇政院勋章,申请自动授予,离任收回,为崇政院成员标识勋章。紫阁勋章 - 汉网紫阁勋章,申请自动授予,离任收回,为紫阁成员标识勋章。网盾勋章 - 汉网网盾勋章,由紫阁授予,用于表彰保护网站安全运行的人员。星火传递勋章 - 汉网星火传递勋章,授予活跃在各条兴汉战线的同袍们。鸳之勋章 - 汉网鸳之勋章,申请审核授予,授予网站男性会员。财富达人勋章 - 汉网财富达人勋章,授予存款超过五百万,纹银超过十万或汉元一万以上的会员。

2129

主题

34

精华

9843

积分

汉网站长

默默的服务者

UID
2
帖子
8688
注册时间
2008-9-9
所属组织
汉网本部
会员编号
汉乾甲子
子衿 发表于 2018-1-26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了解更多兴汉知识,结交更多兴汉同袍…… 马上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2018-01-26辅仁文学社

正文共约6600字、3图,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嘉林按:

左衽问题一直以来是困扰部分汉服同袍的重要问题,2017年我开始写作拙文《左衽吟:华夏衣冠民族精神之管窥》,7月还举办了一场线下讲座,后来忙于工作一直没坚持研究。

现在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是草稿版的系列连载,也就是边写边发,首发“重回汉唐”和“岭南汉服”公众号,错漏、不妥、不完善之处还请各位读者和专家不吝指正,以便我尽快更新和定稿。

欢迎转载,转载必须保持文章的完整性且不能更改内容,并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3项内容。

注:2018年5月1日起禁止转载转发,因为到时应该已经发布了新版,请转载或转发新版。


左衽吟:华夏衣冠民族精神之管窥

(一)

文/汪家文

写在前面:邵雍《左衽吟》简析

北宋理学家、数学家、诗人邵雍曾创作《左衽吟》[1]一诗感叹历史兴亡的循环往复。

左衽吟

邵雍

自古御戎无上策,唯凭仁义是中原。

王师问罪固能道,天子蒙尘争忍言。

二晋乱亡成茂草,三君屈辱落陈编。

公闾延广何人也,始信兴邦亦一言。

写的是西晋被匈奴攻灭,两任皇帝都是受尽屈辱后被杀。然而宋朝统治者并没有吸取历史教训,邵雍逝世49年后历史不幸重演,靖康之耻使半壁江山沦于蛮夷之手,皇室和广大百姓受尽灾难和屈辱。[2]

本文就以此诗为题并开头,较为全面地考察左衽现象、左衽意义,进而管窥华夏衣冠(汉服)所蕴含和体现出来的民族精神。

1、为何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左衽?

1.1、太长不看版:本文主要观点

1)春梅狐狸文中有历史学常识性错误。

2)春文中还有服饰史学常识性错误。

3)春文对专家观点进行断章取义。

4)春文有混淆汉语辞义的嫌疑。

5)左衽/汉服问题应进行跨学科研究,但很多人只重视服饰史学科而忽略了多学科,更忽略了汉服的不同于普通服饰的民族性特征。

6)左衽的含义概括:

①服饰左衽本指衣襟左掩,是古代周边落后族群相对汉族在服饰、文化和生产生活上存在显著差异的外在表现。后来“左衽”更多是指超越服饰而存在的抽象化的意义;

②人们普遍认为生者左衽是对华夏传统文化与精神的背离;

③更多情况下,人们用“左衽”表示落后、野蛮的族群,甚至视之为家园遭入侵、占领,中国灭于蛮族、华夏文明沦落的标志;

④在中华文化圈(包括宗教圈),“左衽”有时也表示悲惨、痛苦的境地。古代社会人们普遍反对左衽,更多的是表达着保护文明、反对野蛮的精神追求,暗含了朴素的华夷文化之辨和爱国主义正能量思想。

7)中国古代的左衽,有一部分确是汉族人所穿,特别是明朝前期南方女装;那么为何出现如此大范围的左衽?这能说明只是一时一地风俗习惯吗?显然并不是。这需要从深刻的历史角度去全面分析。参考复旦张佳《新天下之化明初礼俗改革研究》的研究成果,我试提出民族心理学上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来解释这一社会现象。

8)现代社会、和平年代,一方面没有必要片面或刻意拔高反对左衽的精神意义,一方面也不能歪曲历史,打着学术的幌子虚无化相关理念和精神。

9)春梅狐狸为何要宣扬经不住认真推敲和考证的错误观点?至少肯定不是学术原因;此外,以王统斌、梁惠娥为例,当代学术界对左衽的研究还流于表面,欠缺严谨作风,不成熟的学术观点更具有迷惑性(只是传播得没有春梅狐狸的观点那样广),我也将进行分析。

10)很多争议话题都涉及到汉服定义概念、基本特征、判定标准等问题,日后我将在《汉服简考》的修改扩写版中进行研究论述。

1.2、春梅狐狸关于“左衽”的观点

2017年3月,春梅狐狸公众号发布《左衽?右衽?你暴露的正是对服饰史的蛮横无知!》[3],其基本观点是:左衽客观存在且并不少见,只是一时一地风俗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应该上升到华夷之辨和民族层面,纠结左右衽只能体现汉服复兴者对服饰史学知识的无知。其对汉服复兴运动反对左衽的理念或意识进行嘲讽,传播错误的观点,对很多服饰史爱好者和汉服爱好者造成了困扰。

在另一篇文章中,她说:

居然有人因此嘲笑周立波无知,你们到底是多狂妄自大,觉得别人要活在你的世界观里?本来道袍就是一个现在还在使用的词汇,周立波和现场的人理解为现在的意思,简直再理所当然不过啦!并不是所有人都活在你的世界里呀![4]

网传弗朗西斯培根有曰:“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笔者不擅长骂人,只好化用这段话送回给她自己:

居然有人因此嘲笑汉服爱好者无知,你到底是多狂妄自大,觉得别人要活在你的世界观里?本来左衽就是一个不少见的负面词汇,大家理解为现在的意思,简直再理所当然不过啦!并不是所有人都活在你的世界里呀!

的确,2014年我就在《汉服简考》中针对左衽问题进行过初步考察和论述,2017年3月春梅狐狸发表这篇错漏颇多的伪科普文,7月我在广州进行了一场辨析左右衽问题的专题讲座,因为研究尚未完成,没有公布全文,后来也一直忙于工作没有继续研究。当时韶关汉服发了一篇讲座感想[5],大家也可以先参阅一下。

最近,为纪念沈从文卒辰30周年,中国纺织出版社中纺华美讲堂将于北京召开服饰史研习论坛,其中北京服装学院袁仄教授将进行《服之不衷身之灾也:谈传统服装的“左右”衽问题》的讲座,我这才意识到应该将尚未完成的文稿陆续发出来,后续才能更快更好地修正完善。

除了左衽问题,其公众号“传统服饰”介绍各种服饰史知识,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又常对汉服复兴进行超出正常批评指教程度的刻薄嘲讽和无差别攻击,最大的后果莫过于传播汉服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理念,越来越多的汉服爱好者开始困惑,怀疑汉服概念、怀疑汉服复兴。实际上,春文中不少观点失之严谨,有误导网友之嫌。对此现象,我们有必要进行分析,厘清问题。

2014年我在网络发布《汉服简考对汉服概念和历史的考证》[6]后,春梅狐狸在知乎涉及汉服概念运用的讨论页面上称我是“编PDF”,可以说已经失去了学术理智。在这里我想对那些依然热爱汉服的志愿者和爱好者们说,要坚信自己的热爱和信念,不轻易随别人的观点而动摇。

春梅狐狸在知乎上胡搅蛮缠

1.3、汉服问题能被服饰史学包办吗?

左衽或汉服问题除了要从服饰史学的角度进行研究,考证相关文物等实体资料和相关档案文献外,还要考察古代史料记载、诗集小说、思想文论,也就是说,分析左衽或汉服问题不能光从服饰史单一学科着手,还应涉及汉语言文学、历史学、中国古代文学(小说、笔记、诗词等)、宗教学、心理学、社会学、民族学等学科中的全部或部分,从多角度进行跨学科综合研究。

什么是跨学科?为什么要进行跨学科研究?这里我简单说明一下。

1990年,吕锡生在《历史认识的理论与方法》介绍历史学方面的跨学科方法,并概括了社会学、经济学等多学科分析法:

所谓“跨学科方法”,是指借鉴、引入其他学科的先进成果与认识方法,使之与历史认识根缩合;这样的一些史学认识方法。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和史学边缘学科(或曰交叉学科)的兴起,这些“跨学科方法”日益受到史学工作者的重说,成为当今史学方法中十分引人注目的一个层次。跨学科方法的出现突破了传统史学的狭隘视野和常规手段,有助于对总体历史的把握和对历史的多角度认识,也深化了对历史的理解。跨学科方法的主要功能是对各具体的历史领域(如社会、文化、经济、意识等等)进行分析与理解,对这些不同领域的史实和联系求得把握。它包括社会学分析法、经济学分析法、计量分析法、人口学分析法、心理学分析法、人类学分析法,以及生物学分析法、地理学分析法和民俗学分析法等许多种。[7]

2010年,郭娅在《反思与探索:教育史学元研究》中认为跨学科研究本质是强调学科整合:

跨学科研究是随着学科的出现和发展而出现的一种必然趋势。就跨学科研究过程而言,“跨学科”不是简单的学科交叉,而是在学科交叉基础上的整合研究。从本质上来说,跨学科研究不仅仅强调学科的交叉研究,更多强调的是一种从学术观点、研究方法和程序以及认识、术语和各种数据的相互整合。[8]

2014年,邹晓东、陈艾华在《面向协同创新的跨学科研究体系》一书指出整合对跨学科的重要性:

从对跨学科定义的探究中,我们了解到理解跨学科的核心元素是整合。……Relke曾用这样的方式来阐述整合:跨学科就是“整合的学问”。[9]

我们也可以借鉴交叉科学和系统论的理念。1991年解恩泽等在《交叉科学概论》[10]中介绍系统论和交叉学科产生原因时指出,孤立地研究诸因素方法有明显的局限性,强调普遍联系的必要性:

在长期的科学探索中,人们习惯于首先把纷纭复杂的现象和实体分解为一个个孤立的组成部分,然后对每一部分的性质进行分析。最终再把各部分性质组合起来断定整体的性质。这是可行的有效种方法,在人类认识尚处于不够深入的阶段上的。但是,到了本世纪20年代,随着科学的发展及认识的深化,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原来那种孤立地研究诸因素,只从各部分自身性质这个侧面出发,而不考虑它们之间联系的方法,不仅不够用,而且有时表现出明显的局限性;那种“用各组成要素简单相加来说明整体属性”的机械论观点,是不符合实际的,是错误的。

从方法论角度看,普通联系的观点和辩证的思想是它们产生的共同思想基础。

美国汤普森克莱恩在《跨越边界:知识学科学科互涉》中指出:

如果学科知识的充分性停留在其最初的关注焦点上,那么这种讨论就是不完整的。“深度”与“严密”概念通常与学科相提并论,但在学科互涉活动中,它们被重新界定。学科互涉研究中的深度源于相关知识与研究方法的拓展力,而严密则源于对整合过程的关注。政策分析与公共管理说明了转向学科互涉研究所需要的东西,其背景是面向问题的研究,但由于对相关内容的选择是整合过程的重要一部分,因而例证要带有普遍意义。[11]

金吾伦主编《跨学科研究引论》目录[12]

当然,会有读者觉得这些都与服饰史学或汉服、左衽问题关系似乎不大?其实,类似理念同样适用于服饰史学,例如北京服装学院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团队就指出研究服饰史要结合多学科:

研究中国古代服饰史,如果只是从形制到形制,将无法深入进行下去。倘若只关注服饰领域的知识,同样难以产生前瞻性的成果。只有采用前沿的研究方法,纳入多学科的视野考量,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用物质文化史的方法研究中国古代服饰,必须结合社会学、文化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学、经济学、艺术学、民族学、心理学等跨学科的知识,从个案研究入手,逐步深入展开。[13]

更通俗的理解,是学术研究应当充分地占有大量的、不同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材料,并对材料进行辨析,找出其中的联系、差异,分析并解释矛盾,进而得出研究结论。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2版跋中谈到研究方法时写道:

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象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14]

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常识,课堂和教科书上都讲过,可惜很多人不以为意甚至不以为然。

从民族服饰的特征方面也很好理解民族服饰不是普通服饰,它必要涉及到丰富的民族心理文化。1994年杨阳在《中国少数民族服饰赏析》中指出:“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样,我国的民族服饰是其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产生不仅起到护体、保暖、装饰作用,而且是反映这个民族文化内涵的重要标志。所以,学习了解民族服饰不仅是对其外表形象的了解,而更重要的是了解了此民族的历史、文化、习俗等各方面的知识。”[15]

2004年齐宝和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服饰已成为一个民族的徽志,成为该民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表征,蕴含着其特定的工艺技术、审美情趣、宗教观念、婚姻道德乃至民族情感等众多方面。”[16]2011年张玲认为:“民族服装是指具有传统民族形式的服装,是民族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反映,体现着民族心理素质。”[17]

汉服作为汉民族传统服饰,必然具备深刻的民族性。2006年,张梦在《浅谈汉民族传统服饰的概念》中就提出,汉服是体现民族性格与特征的一系列服饰的总体集合;[18]同年,汉服运动理论先驱溪山琴况在著名的《华夏复兴、衣冠先行我心中的“汉服运动”》一文中提出汉服运动的主题之一便是“中国人从压抑民族性、刻意回避民族性走向正确对待民族性”;[19]2016年,笔者在曲阜第4届中华礼乐大会国际汉服论坛上演讲时提出汉服定义及其3个标准之一,就是凝聚民族认同。[20]

所以说,研究左衽这样的汉服问题时,孤立地停留于历史上存不存在左衽、左衽出现得多不多等初级关注点上,是非常不合理和懒惰的研究方法,得出的结论自然也是片面的甚至错误的。

本文的研究方法是,在尊重服饰史现象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运用民族主义、民族心理等思想媒介,普遍联系各学科资料,系统考察古代自孔子以来两千多年中国主流思想对左衽的态度和认知。比如翻查二十四史,几乎没有一例有汉族精英对左衽的认同,无一例外都是将左衽视为落后异族的服饰,视为国家遭侵略、家园被破坏,视为华夏沦亡、文明沉伦的典型标志!翻查其他古籍甚至古代戏剧、宗教和国外古籍也基本如此。这说明,文物中的左衽只是一种客观存在,存在并不一定合理,更不一定就值得在现代社会倡导。

资料注释

[1] (宋)邵雍著,郭整理:《邵雍集》卷18,中华书局2010年,第477页

[2] 其情形惨状可参阅:(宋)确庵、(宋)耐庵编,崔文印笺证:《靖康稗史笺证》,中华书局2010年版

[3] 春梅狐狸:《左衽?右衽?你暴露的正是对服饰史的蛮横无知!》,公众号“传统服饰”,2017-03-03,http://mp.weixin.qq.com/s/cHZUE59GnHIaeCBArGBkEA

[4] 春梅狐狸:《中国梦想秀:唐风婚礼Vs周立波  =没头脑和不高兴》,公众号“传统服饰”,2017-03-12,http://mp.weixin.qq.com/s/ILmoTUl-laJ-ognd4eeVyQ

[5] 《〈左衽吟〉汉服讲座有感 》,公众号“韶关汉服”,2017-08-02,http://mp.weixin.qq.com/s/IPXP3ATkzrmLkbhznU2gwg

[6] 汪家文:《汉服简考对汉服概念和历史的考证》,岭南汉服,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7] 吕锡生主编:《历史认识的理论与方法》,南京出版社1990年,第209页

[8] 郭娅:《反思与探索:教育史学元研究》,山东教育出版社2010年,第392页

[9] 邹晓东、陈艾华:《面向协同创新的跨学科研究体系》,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20页

[10] 解恩泽、赵树智、刘承振等:《交叉科学概论》,山东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47、51页

[11]  [美]朱丽汤普森克莱恩著,姜智芹译:《跨越边界:知识学科学科互涉》,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79页

[12] 金吾伦主编:《跨学科研究引论》,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年

[13] 陈芳、蒋玉秋、张玉安、贾玺增、王子怡著:《粉黛罗绮:中国古代女子服饰时尚》,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第10页

[14] 马克思:《〈资本论〉第二版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23页;另见中文马克主义文库:http://marxists.anu.edu.au/chinese/marx-engels/23/002.htm

[15] 杨阳:《中国少数民族服饰赏析》,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前言页

[16] 齐宝和:《为进一步深化少数民族服饰文化研究创建中国少数民族服饰文化学而努力》,见段梅:《东方霓裳:解读中国少数民族服饰》,民族出版社2004年,代序页

[17] 张玲:《关于辛亥革命时期“民族服装”演化进程的研究以旗袍为例》,《山东纺织经济》2011年第10期

[18] 张梦:《浅谈汉民族传统服饰的概念》,2006年,http://www.gzhf.org/0711114.html

[19] 溪山琴况:《华夏复兴、衣冠先行我心中的“汉服运动”》,2006-07-07,http://tieba.baidu.com/p/112540805;另见《溪山琴况文集》

[20] 汪家文:《汉服定义的纠正及其3个标准》,第4届中华礼乐大会国际汉服论坛演讲稿,2016年,http://www.gzhf.org/10314473.html

附本文目录

点击查看大图

首发丨微信订阅号“重回汉唐”;

转载丨请注明作者、出处和原文链接。


 

服丨生活丨


汉网 www.hanchc.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